北雲

爱笑。
铂金 雷卡 瑞金 太中 芥敦 all米。
杂食。

【侠明】赤子心

×是少侠表白之后的超短故事
×原来,华山二傻也能表白成功哇bu

  “其实,你不必可怜我。”方思明听罢,语气里的温度忽地降了几分,“我的所作所为,都是自愿的。”一想到你平日里的突然到访,元宵时的满纸问候,都大抵来自可怜——他便更心寒,太阳穴里涨得发疼。

  哎哟,坏事了。你心下大呼不妙,不曾料到这人能把你的心思歪曲到这种地步,可看见他发冷的表情,你又安心了许多——至少,他还是在意你的。

  “确实可怜。” 你预料之中瞧见了方思明的脸色黑了下去,尔后悠悠开口“是可怜之前的那些人,不曾识得你的好。”

  对面的人愣住了,你们此刻身处夜间江南,水一样的月色淌过他发间,金面具下看不清他的神情,你却觉得他整个人变得柔和了些。

  你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你知道我是从华山出来的人,脑子冻着转不快,性子也急,说不出讨巧话来。”

  “但是思明兄,这次,能不能也,可怜可怜我这颗诚心呀?”

不复倥偬

√狗崽only

 

√十分短小

 

√听说产粮出ssr

 

√老情人 ooc慎

 

 

  妖狐大抵是今夜喝多了樱花酒,便迷迷糊糊地倚在了庭前的柱旁。两颊上抹上两团绮霞,也渐渐呼吸均匀起来。帚神一惊,连忙急匆匆地跑回屋里拿薄衾,刷刷刷一趟子下来,怕是刚扫完的地又要重做了。

  帚神刷刷刷回来的时候,刚好遇上夜巡回来的大天狗。他面容很静,像是强忍着一样放轻了踏木屐的步子。不知是不是一时眼花,月华流转至大天狗望向妖狐的眼里,竟也泛起了柔和温润的象牙白。木屐敲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啪嗒啪嗒,妖狐的耳朵微微动了动,这可把大天狗怔住了。忽地一下子屏了息。帚神头回看见往日肃静冷清的大人露出小儿一样无措的表情,忍着笑到跟跟树枝沙拉沙拉响起来。

  “汝歇息罢。”

  帚神也不是头回在脑海里听见大天狗的命令了。对于他这种无声出没于庭院间的妖怪也是十分包容,只是这次帚神却听出了微愠的心情,帚神也更好奇:这位大人有什么醋可吃呀。

  他夜里坐这喝酒,应是想着望星子。我陪他一宿,他半夜醒酒了也不会无聊。

  大天狗这般想着,把瘫软的狐狸揽入怀里。妖狐像是享受极了大天狗微凉的气息,蹭了蹭衣袖,动作像是撒娇。

  “夜不长。”

  到头来也只说如是,心思怎么能被他人知道呢?

  只有那红了脸的狐狸,责怪似的在心里暗暗地想:

  我哪是为了星星,分明就是在看你呀。

 

非洲土著人许愿夜叉qwq

冷冻睡眠【丝路组】



★丝路组
★第一人称叙述 ooc有

以上,欢迎阅读ww

 
我将以忆为墨,勾勒出你们的模样。

  我在意大利的医院做实习生的时候,遇到过这样一位特别的先生。

  那时我刚刚完成自己第一个时间段的实习,打开导师办公室的门走出去。他在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特别显眼。

  你知道,一个黑色黑眸的亚洲面孔在医院里可是不多见的。更何况他有一双特别的眼睛——我不敢相信,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男人竟有这样荒凉,不,是被他以一种近乎不近人情的温和掩盖住的荒凉。如果我没有选修过心理学的话,大概是看不出这些的。

  我很自然地走上前去跟他问好,他在看见我的那一个瞬间眼底亮了一下——那抹光我看得很清楚,尽管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在交谈的过程中,他充满礼貌地祝贺我的实习结束,我也得知他来自中国,在这里陪自己的朋友来医院。

  “这里是我的电话号码 请原谅我的唐突,请问您愿意在明天下午三点在十三街的咖啡馆享用一杯免费的咖啡吗?”

  他的声音很温润,但措辞里仍是带着些许的距离,真的,这令我很不舒服,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东方人的含蓄吗?

  “当然了先生。”我没有把这份不悦表现出来。

  “我的荣幸。”

  我应约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选择了坐在了整个咖啡厅采光最好的位置。在我过去的时候,他抬头朝我笑了笑,墨色如绸的头发顺势从肩上滑下来,在阳光下越发地柔和。我想,他真是位俊俏的先生啊。

  “您为什么要在意大利生活呢?”

  我在与他闲聊了几句之后问出了我一开始的疑惑——我觉得,中国的生活不一定比意大利要差。

  “啊…我在等一个人。”

  我刚想举起咖啡杯的手停了,听得出来这背后一定有个故事。

  “您绝对想不到,女士,我在很年轻的时候是个学摄影的学生。”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挑起,像是有小小的骄傲与自豪,“我当时选了我们班没谁敢选的题目,我当时去了‘丝绸之路。’您知道吗?就是古时候从我的家乡跨过亚洲的,通往罗马的运货道路。”

  我继续向他微笑,表示我愿意听下去。

  “然后,我在满天黄沙中遇见可一个人——就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他出现了,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强盗或者匪徒,因为这个正常人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奇怪了,毕竟靠近那多事的中东。”

  我听到这里感觉故事越来越有趣了,这位中国人的声音似乎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像是跨越了几个世纪一样温润绵长。

  “他一开始跟我用意大利语打招呼,我有一些听不懂,还一直瞪大眼睛望着他。”

  他轻轻笑了笑,“我在学校明明学过,可是当时表现得仍是很蠢。”

  表现得蠢?我掩饰着自己想笑的冲动。那又是这位先生怎样的一副模样呢?那可是少年啊,我悄悄打量现在这位讲故事的人,那时的少年眉宇间一定有掩盖不住的傲气,眼眸里一定有黑曜石般的厚实,嘴角上一定牵着一抹自信又张扬的笑容——和现在一样吗?

  “跟他交谈后,我知道他来自意大利的罗马,跟我一样,是来做这疯狂的摄影的。”

  “后来他让我给他取一个中文名字,我想到了大秦。”

  他说话的时候好柔软,是真的很喜欢我的那位意大利老乡啊。

  “我就叫他大秦了,因为中国古代就是管罗马人叫大秦的——他的眼睛很深邃,又很慵懒,但是又有不羁和大气——他经常嘲笑我幼稚,我也没办法用意大利语骂他。看在他有很多故事讲给我听的份上我没有跟他打起来…我变得没那么后悔去选择这条路了。”

  这是个好结局的故事吧,我在心里悄悄想,那位先生又笑了。

  “然后一天早上,他就要离开我去别的地方了。”

  “很奇怪的,我在想这个人的出现是不是一场梦呢。真的,我有点舍不得他。”

  “然后他带着他一贯的玩味的微笑对我说‘说不定哪天你去到罗马,在一个你刚睡醒的初晨,我就站在窗前哟。’”

  “那时候我就信了吧,直到我在他房间的抽屉里看到一份来自医生的通知书,他好像忘记带走了——我装作自己不懂意大利语,可是IL cancro avanzato这个单词这么大,大到我没办法忽略它——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还会等下去吗,先生。

  我不敢问,心中酸涩的感情在发酵。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我听起来好像亲身经历一样呢。

  “我会等待,我很擅长等待。”他好像猜中了我的心思,“我相信他说过的那段话,我相信他的眼睛。”

  为什么要等一个再也等不到的人啊。

  我不想在这位温和又沉寂的先生面前掉眼泪——我怎么能说他疏离呢,我怎么能说他漠然呢,他只是,只是还没有睡醒啊——他的梦里还有那一捧黄土一捧沙,有他相见恨晚的大秦,有他少年的骄傲可爱——他始终没有表达那份感情啊,他刚发现错肩就已经错过了一生啊——先生的心,只是,还没有醒来啊。

  “瓦尔加斯小姐?”

  他叫我的名字,“其实,您有一双漂亮的,我有些熟悉的琥珀色的眼睛。”

  啊,他,怎么还。

  我快说不出话了。

  远山抹上了一点浅紫,我知道是时候说再见了。

  “先生,我能知道您的中文名吗?”

  “王耀。”

  “…那祝王先生您…收获幸福。”

  我斟酌着措辞。

  他笑了,这一次眉眼温和。
 

【铂金组】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怪盗阿尔费雷德x大小姐娜塔莉亚√

·N为娜塔视角,A为阿尔视角

·伊万军火交易老大设定√

·娜塔为伊万妹妹设定√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罪犯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N

“不要说话。”

“跟着我慢慢走就好了喔,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

冰冷的枪管一下子抵在我的太阳穴上,我看不清前方,只有黑色的布料透出层层晦暗的光线,我真想现在就挣脱这愚蠢的美/国人的捆绑——要不是因为力气的悬殊的话。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他像是在回想什么似的,极其缓慢的念我的名字。那该死的美式俄语喋喋不休地在我耳旁翻转,我几乎快要转过身给他一拳了。

可是我的手还被他绑着。

“我想你现在可以安静一会,先生。”我尽力用最平稳的语气说话,“你可以好好珍惜一下你还活着的时光——等我哥哥抓到你之后,你一定会后悔绑架了我——或者是没在绑架我的时候跟我处好关系的。”

身后的男人好像是怔了一下,随即爆发出那种很粗鲁的,只有美/国人才会发出的笑声:“哈哈…是啊,我觉得hero是会后悔没有事先和你这样美丽的小姐先来一次约会的。”

“啧。”

 

A

待在俄/罗/斯的最后一天,刚好赶上那头北极熊妹妹的生日。这很巧。那头笑眯眯的熊总是在我执行亚蒂给的任务的时候给我添堵,现在好了,我在走之前还可以捞他一笔钱——如果用他最心爱的妹妹来换的话。

不得不说芳名远扬的北极熊的妹妹的确是个美人,但是hero我才没有法/国人那种随时都可以来一炮的兴趣。一路上这位小姐也算是“乖巧”(就是嘴巴有些毒),估计是不想在自家哥哥的宿敌面前丢脸吧?她也是知道她打不过我的?

“我们要到了,小姐。”我拉着绳子把她引着坐在跟北极熊约定的房间里,轻轻摘下蒙在她眼前的布条。Hero对女孩子,应该还算温柔吧?

如果除去绑架了她这件事的话。

 

N

这个美/国人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里,然后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意外的很年轻?19岁的样子。

他朝我笑了笑,不同于哥哥那双比西伯利亚风雪还冰冷的紫色眼睛,他的蓝眼睛里好像有着用不完的活力,像是,很温暖的阳光。没有贪欲,那么绑架我是为了什么?纯粹的好玩吗?

他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去翻背包,我又一下子紧张起来,把小腿靠向椅子腿的边缘。手被绑着动不了,如果他想开枪,我可以展开高跟鞋里的小刀划破他的脖子。

…他从包里翻出了一瓶酸奶和一个汉堡。

“抱歉抱歉…hero现在才想到绑你过来的时候你应该没吃饭吧?在莫斯科的朋友说白/俄/罗/斯人喜欢喝酸奶,给。”他把那瓶酸奶递过来,“还有一个汉堡,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A

方才还一副恶狠狠地盯着我的姑娘愣了一下,umm…果然弗朗西斯说的没错,女孩子都是喜欢吃零食的?

“拿走,汉堡让我由衷的反胃,我无比唾弃天天吃汉堡的美/国人。”

其实她的声音很好听,只是为什么性格这么差呢?等待的时间还长,就陪她聊聊天吧?

我下意识地挠挠头,撕开汉堡的包装盘坐在地上:“听说你现在要和你哥哥结婚?”

“我是为了成为哥哥的妻子而存在的。”她微微抬起头,颈部的曲线让我想起高雅的天鹅。

“你很爱你的哥哥?”我接着问下去。

她没回答,眼神一直延伸到窗户外面的公路上:“哥哥他马上就会来接我了。”

是个还没长大的姑娘?我猜,她应该也是被布拉金斯基家族里的老不死们逼婚的吧?

我嘴里嚼着牛肉,其实有点想念波士顿的龙虾汉堡:“well,你没想过怎么成为自己吗?”

 

N

“你没想过怎么成为自己吗?”

他的话结结实实地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也有个哥哥,啊,顺便一提,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他习惯性地想握手,半路却发现我的手早就被他绑起来了。

他真搞笑啊。

“我小时候跟他住在一起,后来我的父母因为事故去世了,他也就是为了谋生开始在外面闯荡。那时候我好羡慕他啊,很想成为像他一样强大的人。”

“后来hero就在他手下做事啦——开始跟你哥哥这样的人打交道。”

“但是我还是阿尔弗雷德,尽管我喜欢枪,我喜欢金钱,我喜欢刺激,但是我还是经常打游戏,看超级英雄的漫画,吃快餐,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一下子抬起头,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击中了。眼前的男人笑起来有种是个大男孩错觉,眼睛闪亮亮的散发着热源。

虽然知道他是个罪犯,但是如果有这样的人是我的朋友呢?

 

A

我仰头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中世纪故事里的某种骑士。她银色的长发逆着光,长长睫毛下的眼睛终于肯除去敌意看着我了。水晶紫的眸子,很漂亮啊。

“时间到了,hero得走啦。”口袋里震动的手机接受到了钱款到账的信息,我很清楚地看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舍不得hero走吗?

要不是听见了楼下刻意掩饰却笨拙无比的脚步声,hero也想多和这位姑娘聊会天呢。

“我…还能见到你…吗?”

先前恶毒的语气哪里去了?我听见她小心翼翼的疑问句,心里算着那些人还有多长时间到楼上:“谁知道呢,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

我背起包,走到之前准备好逃跑的窗子前——这里应该没人接应我啦,毕竟这次绑架也是hero为了报复那头熊策划出的。只是这位小姐——我回头看见她还在盯着我:“我觉得你再不离开哥哥他们就要把你的愚蠢的脑袋当成靶子了。”

“怎么可能呢?”我朝她笑了笑,做了个告别的手势。

 

N

阿尔弗雷德从窗户跳下去的那一瞬间就有大堆大堆人从门外涌进来了。

“娜塔莎。”

“哥哥,我没事。”

他绕到我后面去解绳子:“他有对你做什么吗?”

“…没有。”

双手被绳子捆住压出了红痕,可在双手恢复自由的那一刻我却觉得失去了什么。

我还能见到他吗?

人在寒冷的时候总会趋向热源不是吗?

 

“My heart is gold but my hands are cold. ”

 

End.


-------------------------------------------------


娜塔生快!

刚入铂金希望有小伙伴带我玩er呀!

这er企鹅号:1260349336

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