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雲

爱笑。
铂金 雷卡 瑞金 太中 芥敦 all米。
杂食。

【铂金组】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怪盗阿尔费雷德x大小姐娜塔莉亚√

·N为娜塔视角,A为阿尔视角

·伊万军火交易老大设定√

·娜塔为伊万妹妹设定√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罪犯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N

“不要说话。”

“跟着我慢慢走就好了喔,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

冰冷的枪管一下子抵在我的太阳穴上,我看不清前方,只有黑色的布料透出层层晦暗的光线,我真想现在就挣脱这愚蠢的美/国人的捆绑——要不是因为力气的悬殊的话。

“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他像是在回想什么似的,极其缓慢的念我的名字。那该死的美式俄语喋喋不休地在我耳旁翻转,我几乎快要转过身给他一拳了。

可是我的手还被他绑着。

“我想你现在可以安静一会,先生。”我尽力用最平稳的语气说话,“你可以好好珍惜一下你还活着的时光——等我哥哥抓到你之后,你一定会后悔绑架了我——或者是没在绑架我的时候跟我处好关系的。”

身后的男人好像是怔了一下,随即爆发出那种很粗鲁的,只有美/国人才会发出的笑声:“哈哈…是啊,我觉得hero是会后悔没有事先和你这样美丽的小姐先来一次约会的。”

“啧。”

 

A

待在俄/罗/斯的最后一天,刚好赶上那头北极熊妹妹的生日。这很巧。那头笑眯眯的熊总是在我执行亚蒂给的任务的时候给我添堵,现在好了,我在走之前还可以捞他一笔钱——如果用他最心爱的妹妹来换的话。

不得不说芳名远扬的北极熊的妹妹的确是个美人,但是hero我才没有法/国人那种随时都可以来一炮的兴趣。一路上这位小姐也算是“乖巧”(就是嘴巴有些毒),估计是不想在自家哥哥的宿敌面前丢脸吧?她也是知道她打不过我的?

“我们要到了,小姐。”我拉着绳子把她引着坐在跟北极熊约定的房间里,轻轻摘下蒙在她眼前的布条。Hero对女孩子,应该还算温柔吧?

如果除去绑架了她这件事的话。

 

N

这个美/国人把我带到了一个房间里,然后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意外的很年轻?19岁的样子。

他朝我笑了笑,不同于哥哥那双比西伯利亚风雪还冰冷的紫色眼睛,他的蓝眼睛里好像有着用不完的活力,像是,很温暖的阳光。没有贪欲,那么绑架我是为了什么?纯粹的好玩吗?

他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转过身去翻背包,我又一下子紧张起来,把小腿靠向椅子腿的边缘。手被绑着动不了,如果他想开枪,我可以展开高跟鞋里的小刀划破他的脖子。

…他从包里翻出了一瓶酸奶和一个汉堡。

“抱歉抱歉…hero现在才想到绑你过来的时候你应该没吃饭吧?在莫斯科的朋友说白/俄/罗/斯人喜欢喝酸奶,给。”他把那瓶酸奶递过来,“还有一个汉堡,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A

方才还一副恶狠狠地盯着我的姑娘愣了一下,umm…果然弗朗西斯说的没错,女孩子都是喜欢吃零食的?

“拿走,汉堡让我由衷的反胃,我无比唾弃天天吃汉堡的美/国人。”

其实她的声音很好听,只是为什么性格这么差呢?等待的时间还长,就陪她聊聊天吧?

我下意识地挠挠头,撕开汉堡的包装盘坐在地上:“听说你现在要和你哥哥结婚?”

“我是为了成为哥哥的妻子而存在的。”她微微抬起头,颈部的曲线让我想起高雅的天鹅。

“你很爱你的哥哥?”我接着问下去。

她没回答,眼神一直延伸到窗户外面的公路上:“哥哥他马上就会来接我了。”

是个还没长大的姑娘?我猜,她应该也是被布拉金斯基家族里的老不死们逼婚的吧?

我嘴里嚼着牛肉,其实有点想念波士顿的龙虾汉堡:“well,你没想过怎么成为自己吗?”

 

N

“你没想过怎么成为自己吗?”

他的话结结实实地传到我的耳朵里。

“我也有个哥哥,啊,顺便一提,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他习惯性地想握手,半路却发现我的手早就被他绑起来了。

他真搞笑啊。

“我小时候跟他住在一起,后来我的父母因为事故去世了,他也就是为了谋生开始在外面闯荡。那时候我好羡慕他啊,很想成为像他一样强大的人。”

“后来hero就在他手下做事啦——开始跟你哥哥这样的人打交道。”

“但是我还是阿尔弗雷德,尽管我喜欢枪,我喜欢金钱,我喜欢刺激,但是我还是经常打游戏,看超级英雄的漫画,吃快餐,做我想做的事情。”

我一下子抬起头,感觉心脏好像被什么击中了。眼前的男人笑起来有种是个大男孩错觉,眼睛闪亮亮的散发着热源。

虽然知道他是个罪犯,但是如果有这样的人是我的朋友呢?

 

A

我仰头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中世纪故事里的某种骑士。她银色的长发逆着光,长长睫毛下的眼睛终于肯除去敌意看着我了。水晶紫的眸子,很漂亮啊。

“时间到了,hero得走啦。”口袋里震动的手机接受到了钱款到账的信息,我很清楚地看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舍不得hero走吗?

要不是听见了楼下刻意掩饰却笨拙无比的脚步声,hero也想多和这位姑娘聊会天呢。

“我…还能见到你…吗?”

先前恶毒的语气哪里去了?我听见她小心翼翼的疑问句,心里算着那些人还有多长时间到楼上:“谁知道呢,阿尔洛夫斯卡娅小姐?”

我背起包,走到之前准备好逃跑的窗子前——这里应该没人接应我啦,毕竟这次绑架也是hero为了报复那头熊策划出的。只是这位小姐——我回头看见她还在盯着我:“我觉得你再不离开哥哥他们就要把你的愚蠢的脑袋当成靶子了。”

“怎么可能呢?”我朝她笑了笑,做了个告别的手势。

 

N

阿尔弗雷德从窗户跳下去的那一瞬间就有大堆大堆人从门外涌进来了。

“娜塔莎。”

“哥哥,我没事。”

他绕到我后面去解绳子:“他有对你做什么吗?”

“…没有。”

双手被绳子捆住压出了红痕,可在双手恢复自由的那一刻我却觉得失去了什么。

我还能见到他吗?

人在寒冷的时候总会趋向热源不是吗?

 

“My heart is gold but my hands are cold. ”

 

End.


-------------------------------------------------


娜塔生快!

刚入铂金希望有小伙伴带我玩er呀!

这er企鹅号:1260349336

谢谢阅读!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