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雲

爱笑。
铂金 雷卡 瑞金 太中 芥敦 all米。
杂食。

冷冻睡眠【丝路组】



★丝路组
★第一人称叙述 ooc有

以上,欢迎阅读ww

 
我将以忆为墨,勾勒出你们的模样。

  我在意大利的医院做实习生的时候,遇到过这样一位特别的先生。

  那时我刚刚完成自己第一个时间段的实习,打开导师办公室的门走出去。他在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特别显眼。

  你知道,一个黑色黑眸的亚洲面孔在医院里可是不多见的。更何况他有一双特别的眼睛——我不敢相信,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男人竟有这样荒凉,不,是被他以一种近乎不近人情的温和掩盖住的荒凉。如果我没有选修过心理学的话,大概是看不出这些的。

  我很自然地走上前去跟他问好,他在看见我的那一个瞬间眼底亮了一下——那抹光我看得很清楚,尽管我不知道它从何而来。在交谈的过程中,他充满礼貌地祝贺我的实习结束,我也得知他来自中国,在这里陪自己的朋友来医院。

  “这里是我的电话号码 请原谅我的唐突,请问您愿意在明天下午三点在十三街的咖啡馆享用一杯免费的咖啡吗?”

  他的声音很温润,但措辞里仍是带着些许的距离,真的,这令我很不舒服,我可以把这理解为东方人的含蓄吗?

  “当然了先生。”我没有把这份不悦表现出来。

  “我的荣幸。”

  我应约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选择了坐在了整个咖啡厅采光最好的位置。在我过去的时候,他抬头朝我笑了笑,墨色如绸的头发顺势从肩上滑下来,在阳光下越发地柔和。我想,他真是位俊俏的先生啊。

  “您为什么要在意大利生活呢?”

  我在与他闲聊了几句之后问出了我一开始的疑惑——我觉得,中国的生活不一定比意大利要差。

  “啊…我在等一个人。”

  我刚想举起咖啡杯的手停了,听得出来这背后一定有个故事。

  “您绝对想不到,女士,我在很年轻的时候是个学摄影的学生。”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挑起,像是有小小的骄傲与自豪,“我当时选了我们班没谁敢选的题目,我当时去了‘丝绸之路。’您知道吗?就是古时候从我的家乡跨过亚洲的,通往罗马的运货道路。”

  我继续向他微笑,表示我愿意听下去。

  “然后,我在满天黄沙中遇见可一个人——就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他出现了,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强盗或者匪徒,因为这个正常人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奇怪了,毕竟靠近那多事的中东。”

  我听到这里感觉故事越来越有趣了,这位中国人的声音似乎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像是跨越了几个世纪一样温润绵长。

  “他一开始跟我用意大利语打招呼,我有一些听不懂,还一直瞪大眼睛望着他。”

  他轻轻笑了笑,“我在学校明明学过,可是当时表现得仍是很蠢。”

  表现得蠢?我掩饰着自己想笑的冲动。那又是这位先生怎样的一副模样呢?那可是少年啊,我悄悄打量现在这位讲故事的人,那时的少年眉宇间一定有掩盖不住的傲气,眼眸里一定有黑曜石般的厚实,嘴角上一定牵着一抹自信又张扬的笑容——和现在一样吗?

  “跟他交谈后,我知道他来自意大利的罗马,跟我一样,是来做这疯狂的摄影的。”

  “后来他让我给他取一个中文名字,我想到了大秦。”

  他说话的时候好柔软,是真的很喜欢我的那位意大利老乡啊。

  “我就叫他大秦了,因为中国古代就是管罗马人叫大秦的——他的眼睛很深邃,又很慵懒,但是又有不羁和大气——他经常嘲笑我幼稚,我也没办法用意大利语骂他。看在他有很多故事讲给我听的份上我没有跟他打起来…我变得没那么后悔去选择这条路了。”

  这是个好结局的故事吧,我在心里悄悄想,那位先生又笑了。

  “然后一天早上,他就要离开我去别的地方了。”

  “很奇怪的,我在想这个人的出现是不是一场梦呢。真的,我有点舍不得他。”

  “然后他带着他一贯的玩味的微笑对我说‘说不定哪天你去到罗马,在一个你刚睡醒的初晨,我就站在窗前哟。’”

  “那时候我就信了吧,直到我在他房间的抽屉里看到一份来自医生的通知书,他好像忘记带走了——我装作自己不懂意大利语,可是IL cancro avanzato这个单词这么大,大到我没办法忽略它——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还会等下去吗,先生。

  我不敢问,心中酸涩的感情在发酵。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我听起来好像亲身经历一样呢。

  “我会等待,我很擅长等待。”他好像猜中了我的心思,“我相信他说过的那段话,我相信他的眼睛。”

  为什么要等一个再也等不到的人啊。

  我不想在这位温和又沉寂的先生面前掉眼泪——我怎么能说他疏离呢,我怎么能说他漠然呢,他只是,只是还没有睡醒啊——他的梦里还有那一捧黄土一捧沙,有他相见恨晚的大秦,有他少年的骄傲可爱——他始终没有表达那份感情啊,他刚发现错肩就已经错过了一生啊——先生的心,只是,还没有醒来啊。

  “瓦尔加斯小姐?”

  他叫我的名字,“其实,您有一双漂亮的,我有些熟悉的琥珀色的眼睛。”

  啊,他,怎么还。

  我快说不出话了。

  远山抹上了一点浅紫,我知道是时候说再见了。

  “先生,我能知道您的中文名吗?”

  “王耀。”

  “…那祝王先生您…收获幸福。”

  我斟酌着措辞。

  他笑了,这一次眉眼温和。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