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雲

爱笑。
铂金 雷卡 瑞金 太中 芥敦 all米。
杂食。

不复倥偬

√狗崽only

 

√十分短小

 

√听说产粮出ssr

 

√老情人 ooc慎

 

 

  妖狐大抵是今夜喝多了樱花酒,便迷迷糊糊地倚在了庭前的柱旁。两颊上抹上两团绮霞,也渐渐呼吸均匀起来。帚神一惊,连忙急匆匆地跑回屋里拿薄衾,刷刷刷一趟子下来,怕是刚扫完的地又要重做了。

  帚神刷刷刷回来的时候,刚好遇上夜巡回来的大天狗。他面容很静,像是强忍着一样放轻了踏木屐的步子。不知是不是一时眼花,月华流转至大天狗望向妖狐的眼里,竟也泛起了柔和温润的象牙白。木屐敲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啪嗒啪嗒,妖狐的耳朵微微动了动,这可把大天狗怔住了。忽地一下子屏了息。帚神头回看见往日肃静冷清的大人露出小儿一样无措的表情,忍着笑到跟跟树枝沙拉沙拉响起来。

  “汝歇息罢。”

  帚神也不是头回在脑海里听见大天狗的命令了。对于他这种无声出没于庭院间的妖怪也是十分包容,只是这次帚神却听出了微愠的心情,帚神也更好奇:这位大人有什么醋可吃呀。

  他夜里坐这喝酒,应是想着望星子。我陪他一宿,他半夜醒酒了也不会无聊。

  大天狗这般想着,把瘫软的狐狸揽入怀里。妖狐像是享受极了大天狗微凉的气息,蹭了蹭衣袖,动作像是撒娇。

  “夜不长。”

  到头来也只说如是,心思怎么能被他人知道呢?

  只有那红了脸的狐狸,责怪似的在心里暗暗地想:

  我哪是为了星星,分明就是在看你呀。

 

非洲土著人许愿夜叉qwq

评论

热度(16)